伟德国际娱乐_伟德国际首页_伟德国际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公路网!

丁晨:观看话剧《麻醉师》
来源:中国公路网 时间:2016-12-29

  12月26日晚第二届陕西省现代文化艺术节开幕,我们“台湾行”的几个朋友,应著名作家莫伸之邀 ,在西安易俗大剧院观看了获得文华大奖的话剧《麻醉师》。

  我好长时间没进剧场看话剧了。今年9月份曾和老同学商子秦、王敦育观看了西安文理学院师生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冯从吾》,虽有些略显粗糙,但仍给人一种少有的新鲜感,让我好感动了一次。

  冯从吾,字仲好,号少墟,明代大教育家、大学问家。一生刚正不阿,嫉恶如仇,铁骨铮铮,冒死进谏。他治学严谨,提倡“学则多疑”,他讲学“发蓓击蒙,移风易俗”。他创办的“关中书院”闻名遐迩,声震全国,号称弟子五千之多。他长期与宦官集团魏忠贤之流斗,最终还是在魏忠贤的爪牙陷害下,关中书院被捣毁,冯从吾尊崇的孔子塑像掷于城墙南隅,他悲恨切肤,于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二月饮恨长逝。我一直很敬仰冯从吾,对冯从吾这位历史人物略知一二,曾在我的小书《幽负光门》“城墙文化”卷里,撰写有有关冯从吾的文字。话剧《冯从吾》的观看了了我一个心愿。

  这次的话剧《麻醉师》更是让人耳目一新。

  该剧《麻醉师》是根据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教授的真实事迹而创作。陈绍洋参军33年来,怀着报国为民的理想信念、精修术业的科学追求、待病人如亲的职业操守,刻苦钻研麻醉技术,完成各种麻醉七万余例,无一失误,创造了医学麻醉的奇迹。他在罹患肝癌、先后做了肝脏移植和股骨置换等多次手术后,仍然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在病房里坚持工作,直到走完生命的里程。剧中的主人公陈绍强和妻子罗云结婚22年,每年罗云过生日,他总是因抢救病人而爽约,作品通过主人公在生命与时间、家庭与事业、名利与良心、私心与公利的多重矛盾冲突中,打造出一场人物心理层次丰富、形象生动鲜活、艺术表现精美的话剧,呈献给观众一个“大医精诚,妙手仁心”的动人故事。唱响了主旋律,弘扬了正能量,为我们提供了优秀的精神食粮。

  观众观看话剧能给人一种亲近感、真实感。特别这部话剧的舞美和灯光设计独具匠心,在现代灯光、舞美、音响和布景运用下,随着剧情的步步深入,给人以震撼和感染。舞台上两个弧形布景的设计,给人一种舒服的清新的感觉。而在全剧的高潮时,主人公陈绍强穿越蓝色时光隧道, 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了,一直在和死神奔跑,和命运奔跑,和时间奔跑。他像陀螺一样无法停歇,用夸父逐日的精神,生命不止奋斗不息,最终屹立成了一座精神的丰碑。那一次次的奔跑,博来了观众一次次的掌声,感动的我也情不自禁落下了一次次的泪水!

  麻醉是军医陈绍强的专业和职业,他把精湛的麻醉技术,做成了高超美妙的艺术。他对麻醉的理解和运用,远远超出了医学的水准和境界,凸显了人生深刻的哲理和巨大内涵。你听剧中陈绍强的台词 :

  “老同学,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俩搞的都是麻醉。我是医学上的麻醉,可以治病救人;而你在现实中用欲望麻醉他人的同时,你自己也被欲望所麻醉,你的‘麻醉’会害人!在医学麻醉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唤醒病人,我多么希望能把你也唤醒啊……”

  这里,观众在观看话剧的同时,精神世界也能够得以升华和唤醒。

  话剧《麻醉师》敢于直面社会敏感问题,在当今社会具有明显的警示作用和现实意义。如该剧面对当下拉关系、收红包、吃回扣、乱收费、医患矛盾等敏感问题,剧中主人公陈绍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做了很好的回答。舞台上主人公陈绍强那铿锵有力的话:“我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我的生命就属于患者。”陈绍强妻子罗云的这段话:“我改变不了他,你也改变不了他,时间改变不了他,病痛改变不了他,就连死亡也改变不了他。”这不仅表达一个白衣天使崇高的职业操守,也迸放着一名当代军医对生命无比深刻关爱、体悟和敬畏。这就是我认为这部剧的成功所在,在当今社会存在浮躁心理、信仰缺失、金钱至上、道德沦丧等等现实面前,话剧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对患者、对家人、对同事、对朋友大爱无垠,一身正气,铁骨铮铮,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当代医生的平民英雄形象。话剧试图能用这种平民英雄形象去唤醒社会上那些精神麻醉、心灵麻醉的人。

  毋庸讳言,瑜不掩瑕,这部话剧在我看来,还有明显的不足和尚有提升的空间。凡住过医院动过手术的患者都知道,麻醉师的作用虽非常重要,但病人的手术起主导作用的是主刀主治医师,什么时候做手术,什么时候手术停止,什么时候输液,什么时候输血,等等,都是主治医师说了算。而剧中为了突出主人公的形象,把这些全集中在麻醉师身上,让他说了算,好像麻醉师在指挥整个手术。这恐怕有些不太合理。还有,按常理,既然主治医师在手术中起主导作用,不正之风中,患者家属送红包是给主刀的主治医师送,而剧中一个重症患者家属的老太太,偏偏几次给麻醉师送红包,陈绍强不收,就给他的学生送。这就有些不真实了。再有,剧中对陈绍强老同学沈威转变的处理,略显简单、生硬,别指望那些利欲熏心的爆发户老板,能轻易改变他的害人赚钱的良心。睁大眼看看,现在社会上类似“沈威”的人不是还在医院害人吗?!另外,《麻醉师》中,一些台词的表达多有重复、累赘,如,陈绍强趁着妻女不在,偷偷打开妻子的包看了自己的诊断报告单后,说一句“我剩的时间不多了”,而这句台词,在稍后的场次中,仍有详细出现。

  当然,毋庸置疑,瑕不掩瑜,话剧《麻醉师》我依然觉得它是一部当今社会少有的、难得的优秀作品,也希望它经过打磨修改,精益求精,真正成为一部值得推敲的精品力作。

  演出结束后,我们几个朋友抱着感激的心情,在作家莫伸的引见下,上台和主要演员握手,合影留念,对他们的演出成功表示热烈祝贺!

                  2016年12月27日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